《最后的守護者》:通過手柄感受少年與大鷲的羈絆
2016-12-23 14:54
來源:斑馬網



非人學園
MOBA | 1.35 GB
一改傳統MOBA沉重緊張的競技氛圍,跟傳統競技手游說NO。
一人一“狗”的冒險旅程。
  日本索尼電腦娛樂于今年12月6日發布了名為《最后的守護者》的PS4平臺獨占游戲,本作由上田文人擔當游戲制作,是《ICO》與《旺達與巨像》的姐妹作品,最初在E3 2009公布,幾經跳票甚至硬件平臺的變更,終于在制作了7年之后正式發售了。


  到底讓我們期盼已久的上田文人所創造的“多里克”的世界,是什么樣子的呢?


  筆者最初見到這款游戲,是在游戲初次揭露的E3 2009的現場。在當時日本索尼電腦娛樂的發布會上,首次公布了PSP go,還公布了眾多面向PS平臺的游戲大作。在這其中,在公布上田文人擔任游戲制作人的同時,本作北美地區的標題最終定為“The Last Guardian”,對應登陸PS3平臺。

  筆者當時在觀眾席見證了游戲公布的時刻,并且用相機對屏幕的影像進行了拍攝,雖然當時只公布了4分鐘左右的影像,但卻是我在當天發表的作品中,按下快門最多的游戲。

  從當時公開的影像來看,本作的主角大鷲“多里克”是顏色有些發白的生物,在綠意盎然的遺跡似的地方,和另一個主角“少年”開始了旅程。當時就公布了多里克吃桶的畫面,大概游戲的基本概念在那個時候就已經確定了。

  老實說,難以置信的是,從第一次相見到真正玩上這款游戲竟然已經過了7年,不論如何這款游戲終于在2016年迎來了發售日。



  名為“多里克”的生物和少年一同踏上旅程

  在本作中,多里克和少年因為一些事情成為了伙伴,他們各取所長、相互幫助,為了從陌生的遺跡中逃脫開始了旅程。玩家在游戲中操作的是少年,不存在直接操作多里克的場景。雖然故事進行到一定程度時,少年可以通過動作給多里克下達指令,但是能夠完成到什么樣的程度,就要看多里克的表現了。然而正是玩家無法操作的多里克,卻直接關系到如何攻略游戲。


  那么,多里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生物呢?

  與游戲中的少年身高相比,多里克身高大概5-6米,體長估計要有近10米,是名副其實的大家伙。游戲中描寫“大鷲”的特征是全身覆蓋著羽毛,有著鳥爪型粗壯的四肢。然而多里克沒有鷲特有的鳥喙,四肢也和鳥類不同,有著似貓般纖長的身體和尾巴,臉部和耳朵則很像狗,還有一對發著綠光的角,以及一雙和龐大身軀不相稱的小翅膀。多里克看起來更像是傳說中的身后格里芬,但是在游戲片頭曲中,格里芬被描繪成另外一種生物,于是這種生物被命名為了“多里克”。


  游戲中少年說過“你的翅膀折斷了呢”的臺詞,所以多里克是無法振翅高飛的。不過,多里克龐大的身軀卻格外輕盈,有著驚人的彈跳力,能夠輕松達到高低差很大的地方。身體柔軟的多里克也能夠潛入到狹窄的地方,探索多里克能夠達到的地方,這也是進行旅行的重要元素。

  標題中對多里克“食人”(《最后的守護者》日文原名《人喰いの大鷲トリコ》,中文直譯做《食人的大鷲多里克》)的叫法,是源自少年所住村落的傳說,實際上,多里克更喜歡吃遺落在這片土地的桶(吃的是桶里容納的東西,桶本身會被剝離)。尤其是在激烈運動之后,如果不給多里克吃桶它就不會行動,這時候少年需要找出藏匿在遺跡角落的桶,之后對多里克進行投食。





  多里克的臉上有著淚痕一樣的花紋,看起來是很悲傷的表情,但是,它的情感并不是通過表情來表現,而是通過眼睛中的光芒。一般情況下,多里克的雙眼是黑色的,當他有食欲或者恐懼甚至是想要戰斗的時候,雙眸就會發出不同的光芒,根據眼中的光芒可以判斷多里克當時的感情。

  對于偶爾出現在遺跡中,試圖綁架少年的“盔甲士兵”,多里克會表現出強烈的敵意,在消滅了所有“盔甲士兵”之后,如果少年不對多里克進行安撫,它就會一直處于興奮的暴走狀態。不過,多里克很害怕設置在遺跡各處的眼睛形狀的彩色玻璃,如果少年不破壞掉這些玻璃,多里克就無法前行。





  就這樣,通過游戲中少年的臺詞和旁白解說(把游戲中的故事當做過往進行講述,少年長大后的聲音)可以了解多里克的一部分特征,其他的則需要玩家操作少年去了解。多里克在游戲中是完全獨立的角色,它的一舉一動像極了現實中的動物,看起來很真實。平常狀態下的多里克,不會一動不動的保持靜止,也不會不停地動來動去。本作有一個獎杯是“目睹多里克解決內急”,看來多里克就算是在玩家看不到的地方,也會有所行動。不出意外的話,游戲中應該有個引擎,可以讓多里克每個簡單的動作都看起來更像是模擬現實的生物,所以在游戲過程中,務必時刻關注多里克的一舉一動。



  常見的以“人和動物相伴”為主題的游戲,都是單純的將兩者設定為為玩家可操縱的角色,最典型的就是順從的動物角色聽從人類角色的命令,完成拾取道具的設定。不過本作中的多里克,是一只無法用語言進行溝通的動物伙伴,這樣的存在純粹且神秘。

  上文提到過,多里克在某種程度上會聽從少年的指示,不過更多的時候是按照自己的意識采取行動。它不像少年那樣可以自在的操作,經常無法完成我們所需要指示,游戲過程中也讓我非常的焦躁。

  不過,在與多里克結伴同行的過程中,我漸漸了解到了它的一些本性和特征,之后我會開始思考,自己到底怎樣才能夠指引多里克,或者說多里克聽到怎樣的指示才可以自己走上正確的道路,雖然有些行動和我所想的有所差異,但是當我把它當做可愛的伙伴,就能夠原諒它然后繼續進行游戲了,我認為這才是正確的游戲姿勢。如果千辛萬苦走到可以放松一下的地方,在此盡情的與多里克互動也是不錯的。



  與多里克一起挑戰神秘的巨大遺跡

  少年和多里克在被綠植覆蓋不斷腐朽的遺跡中開始了旅程。游戲開始的時候,少年在看似地面的場所蘇醒,隨著游戲的進行,他們逐漸前往更高的場所。游戲進行到中間章節的時候,會不斷出現令人炫目的高空場景,恐高的玩家或許會感到有些難受。不過實際操作中,很少會因為操作失誤而從高空落下,就算是狹小的落腳處也會不輕易的失足。



  遺跡乍一看上去好像制作的很隨意,但是在里面走動起來就會發現,迷宮的構造設計的非常巧妙。只要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,就能明白如何讓少年完成攀登或者下滑的行動,總之來回走走就能發現能夠讓少年前進的道路,這樣也就能自然繼續游戲了。不過,遺跡復雜的結構、開關控制的機關、發光的神秘裝置,這些復雜的設定構成了游戲中的謎題,讓游戲從中間開始變得非常燒腦。筆者在游戲過程中有很多產生困擾的地方,這時候不如先暫停游戲,過一段時間再重新開始或許就能夠突破難關了,這樣需要“靈光一 現”的謎題在游戲中有很多。



  到目前為止所描述的遺跡旅程,沒有少年與多里克之間的協作是根本無法完成的。利用少年瘦小的身軀,穿過洞穴、壁縫或者是狹窄的峭壁,找到并操作精巧設置的機關。多里克的話可以從高處跳下,落地之后可能會表現出腳部不適的動作,不過之后便會回復元氣繼續頑強的行走,不僅如此,多里克還很擅長游泳。



  多里克不僅擁有龐大的身軀,關鍵時刻還能成為少年攀登的踏板,再加上多里克驚人的彈跳力,我們就能跳到很高的地方,也能夠載著少年一起行動。不僅如此,多里克還擁有對抗襲擊少年的“盔甲士兵”的強大力量,可以讓多里克將其擊敗,不過戰斗過程中的多里克會變得異常興奮,戰斗過后需要少年的安撫才能恢復平靜。

  遺跡是根據少年和多里克的身軀以及動作配合進行設計的,游戲過程中鮮有蹩腳的感覺,如此高端的設計也是游戲的精妙之處。雖然知道每場的機關都沒有太大的差別,但是不同的組合和安排讓每次游戲都不膩煩,這樣的設計也讓人心生佩服。

  這樣的設計到底是誰、為了什么、如何制作而成,下意識的就會產生這樣的疑問,不過這是多里克所在世界的建筑物,也沒有必要深究其原因,繼續發展劇情,或許就能夠知曉這個遺跡的真面目了。

  就我個人而言,游戲過程中總是一味的仰望或者俯瞰,并沒有縱觀整個遺跡,所以通關后最想看的就是能夠瀏覽整個遺跡的立體模型了。



  每個演出和鏡頭都是為了所有場景更加戲劇化

  作為本作的玩家,能夠感受到游戲在畫面的“展示手法”上下足了工夫。特別是鏡頭的設定很獨特,不同于一般第三人稱視角游戲直接的特寫鏡頭,本作的鏡頭會像拍照那樣不斷調整鏡頭,將少年、多里克甚至場景中的機關盡收眼底,場景就用這樣很獨特的手法,不斷地推拉改變。

  因此,游戲中的畫面制作也是非常的優質,拜其所賜,本文中的截圖畫面看起來也非常的精美。因為隨便一張截圖都美到能做桌面的程度,所以不自覺的就截了1000多張圖片。

  另一方面,牽扯到玩游戲的話,也會有產生感覺很惱火的事情,尤其在遺跡中狹窄的場所,少年站在多里克身旁的時候,不得已的情況下鏡頭會穿過多里克的身體,這時候畫面就會黑屏,讓人感覺很壓抑。不過對于注重視覺效果的本作來說,與其“穿過多里克的身體獲得奇怪的視角”,這樣的處理或許也更加讓人理解,也就不是那么讓人惱火了。



  在這樣的鏡頭下,畫面中表現的圖形也有獨特的風味。多里克的體毛和羽毛看起來很像現實的生物,而背景的遺跡也非常寫實,只有少年是動畫風的角色。盡管如此,配合著色彩的搭配,場景中動畫風少年的存在并沒有成為其中的異物,玩到最后也沒有產生絲毫的違和感。



  品味少年和多里克純真無邪的故事

  游戲從始至終,很明顯的講述了少年和多里克的逃脫歷程。游戲中比較浪費時間的無非就是四處尋找多里克的食物捅,或者是觀察多里克的行為,如果在遇到困境的時候無法做到四下尋找線索,或者說目的改變了就無法繼續游戲的話,因此棄坑的玩家一定也是存在的。

  但是考慮到上田文人以前作品的設定,其中內容或多或少可以預測到,筆者不認為這樣的設計是游戲的減分項,如果無法認可這樣設定的玩家,還是去玩別的游戲比較好。



  本作最大的魅力在于,多里克是完全獨立的存在,不僅讓它感覺像是真實存在的生物,隨著游戲的推進,通過手柄的控制還可以感受我與多里克之間產生了強烈的羈絆。和多里克一同進行旅程,迎來最終的高潮是特別開心的一件事情。就算是通關后玩二周目,再次見到多里克也不會與初次相見感覺有所不同。

  從設定到故事甚至是游戲的設計,所有的一切都是純真無邪的,不會有什么多余的想法,只希望秉持直率的心情開心的享受多里克與少年所編織的壯大物語。(本文由斑馬網編譯整理自4Gamer)


編輯: 池硯
關鍵詞:最后的守護者,食人的大鷲
分享到: